升學

升學

學生免費住安老院的瘋念頭何來?專訪荷蘭創先河的CEO

荷蘭與香港一樣,長者佔總人口約15%。面對人口老化問題,荷蘭人卻大膽走前一步,想出跨代屋的模式。這既為長者的生活環境注入活力,亦能幫助年輕人減輕住屋負擔,吸引其他國家仿效。

 

隨着人均壽命延長及出生率下降,人口老化是全球趨勢。聯合國報告預計,全球60歲及以上人口,至2050年將增至約12億人。各國政府近年紛紛推出相關措施,例如為長者提供基本福利保障或津貼等。但他們勞碌一生,曾為社會經濟增長出力,老來卻被視為負累。他們待在安老院,那顆寂寞的心又有誰來關心?

 

為了不讓老人感到孤獨,位於荷蘭東部城市代芬特爾(Deventer)的安老院Humanitas行政總裁西普克斯2012年推出嶄新的跨代屋計劃,讓學生免費入住安老院,陪伴長者聊天、吃飯、玩遊戲,甚至帶他們外出購物。此舉透過促進長者與年輕人互動,打開長者聯繫外界的通道。西普克斯上月來港出席「香港荷蘭日」活動,她接受《香港01》專訪時表示,跨代屋的構想,旨在為區內長者建立一個溫暖和舒適的生活環境。

 

代芬特爾早在18世紀開始發展鋼鐵業,至19世紀變成了工業城市,出產單車、罐裝食品、雪茄、重型機械及布料等。二戰時代芬特爾港口和工業區受嚴重轟炸,所有生產都停了。惟市中心基本倖免於戰火蹂躪,時至今日仍古蹟處處。過去一個世紀,代芬特爾持續發展,有貿易和工業,調整床及寢具生產商歐品(auping)在此設廠,出版商Wolters-Kluwer也在此設立辦事處。

 

西普克斯形容,如今市內居民以基層人士為主。當地樓價雖不及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等大城市升得快,但學生愈來愈難找到平租的房子,於是她想出跨代屋計劃,一方面為年輕人節省住宿費,另一方面為安老院帶來朝氣。

 

西普克斯憶述初次向學生推介計劃時,「大家都以為我瘋了,就連同事都不知道我想做什麼,因為提起時下年輕人,許多人只會想起性、毒品及搖滾音樂。」

 

她曾到多家學校游説校方合作,又提出以入住安老院半年來換取學分的建議,但一直未成事。經過多番討論後,某天她收到一名學生的電郵查詢,使這個天馬行空的想法成真。

 

院舍目前共有6名學生及160名長者入住,他們住在同一屋簷下,年紀相距一大截,但西普克斯指他們沒有代溝,年輕人有時更邀請長者參加戲劇派對,相處得十分融洽。她稱:「長者們最關心學生是否交了男朋友或女朋友,又會分享自己年輕時的戀愛經驗,有很多不同話題。」

 

圖片及資料來源:香港01